海山岛 - The art view in Eivan's eyes.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散心, 文艺 » 本页

海山岛 In 散心, 文艺  @2019-07-16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我不喜欢阴天了,虽然直到现在仍然分不清阴天和多云,但比起有着充足阳光的天气,亦或是倾盆的大雨,阴天总是显得压抑。如果把这样的天气也看作一种境遇,那一定陷入境遇中的主人公会有进退维谷的感觉吧。

偶然发现,在自然规律中每个人或许都会受制于一种规律的应力,譬如在钱钟书老先生的《围城》当中,就把婚姻比作“围城”,“城里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进来”。人们都会面临死亡,这是自然规律,是时间赋予每个人唯一公平的结局,这场倒计时被提前加速的人们开始无比珍惜,而更多幸运的人在世俗下却枉顾生命的赠与。人们看到榜样,想象成功,由此需求催生出一种名为“成功学”的试验品,成功学大师们绘声绘色的向一群人讲述一个人成功的秘诀,可这一群人中的大多数并没有收获想要的“成功”,于是他们开始说:成功是不可复制的。的确,成功是不可复制的,因为即便有可以大量复制的“成功”,那么它也不再是什么稀罕事物了。

多数时间,善于冷静思考的人难以承认周遭充满了“正能量”,所谓善意不能推敲,所谓快乐也不能用理性思维来看待,因为不论是善意还是快乐,溯源而上的种子是某个人的一类情绪,也仅仅是事件闭环之余的一种副产品,感受的到,便是超脱于麻木之外的另一种敏锐了。

听大海潮汐,涨落在不经意之间,片刻前还能驻足停留的海滩,可能很快就被海水吞没了。我想会不会曾有那样一个人,坐在在海岸边的一块礁石上,不知不觉间,海水涌上了这块礁石,而他却迟缓的不愿离开,当他回头看向陆地,却发现自己的四周都是海,而连同那块礁石一起,他们成了孤岛,或许他曾呼喊,曾想一鼓作气游回岸上,曾想过千万种退路,也曾再次坐下来,变得安静,直到孤岛也消失在水面上,迷雾中再看不出平静的海面和往日里有什么不同。直到迷雾散去,阳光升起,那块礁石露了头,我又看到了离岸不远的这个孤岛,直到海岸线愈来愈清晰,大片大片的礁石浮出来,海面上没有了孤岛,也没有了那个人的影子。

我们每个人都在某个时间历程中成为了那个人,我们每个人都在某个时间历程中成为了那块礁石,我们每个人都在某个时间历程中成为了这片大海。

我们将情绪符号化,也将生活符号化,我们乐于找到这当中的共性,符号让人们得以交流这些共性;我们又乐于体验或听到经历的不同,体会那些超脱于符号之外的灵魂魅力;我们以为这就是全部了,一些能够描述的,一些能够被理解的,一些只可意会的,一些能够被想象的,于是人们开始更善于体会能够被用于交流的,这更像是自我的缺失和放逐。

当艺术的空间接近思维的边界,它便会像黑洞一样开始侵吞思维的围城,当精神的禁锢支离破碎,却仍然在直面黑洞以里的未知。人们或许有十足的勇气去主动接近它,但不一定有足够的机会去表达感受。

xiaochanshandao201907

Eivan  写于 Jul. 16, 2019.

  评论» 抢沙发
本篇是最新的了


我说两句 »


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