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art view in Eivan's eyes. - 伊梵眼中的艺术世界,是渲染与现实的对白。

在外星做一个地球人 In 周遭, 文艺  @2013-09-29

    狐狸告诉小王子,地球上长满了玫瑰花。狐狸又告诉小王子,可是这些玫瑰花都不是你的,属于你的是那朵被你驯化的,唯一的玫瑰花。它不在地球上,也许它和它们相同,在一簇中并不一定能看得出谁是谁,可是当你已经因为漫山遍野的玫瑰花而认不出它的时候,它却依然在花丛中爱着你、等待着你。

    深夜一点二十九分,我想说,电影《小时代2:青木时代》并没有那么糟。为什么你会听到,它如何、亦或、怎样、如此,因为口口相传的字句太多,因为人们看一场电影只不过是两个小时,因为这一场电影只不过是在电影院的两个小时。人们如何会把电影带入生活,去感受它的色调,去比对与现实中的不同。

    朱洁静说过这样一段话:人们可能会去花钱看一场听一场音乐会、去看一场话剧,但是很少有人会出钱欣赏这么一场舞蹈演出。我想,听音乐会的人有多少是为了让自己高尚而变得高尚呢?尊重艺术和理解艺术,从一开始就不是两个可以混淆的话题。

    偶尔在深夜,孤独和空乏感与心灵不期而遇,翻着通讯录却无从下手。怎样去理解爱呢,也许简单到是一个十一位的数字,随时可以拨过去,期待从不会石沉大海。

 

 

  评论» 抢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