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art view in Eivan's eyes. - 伊梵眼中的艺术世界,是渲染与现实的对白。

当时的月亮 In 往事, 文艺  @2013-09-06

大漠孤烟,夏日似乎要晒得融化了一切。不知道四季是不是天与地的冲突变幻,只是在这个时候总会听到生灵涂炭。台风又来了,四川发洪水了,北方安安静静的观察这些变化,看似平静的街面下涌动着燥热的暗流。

常常觉得时间久了,对生活的态度便会更加明朗。而这些年后,竟讶异的发现与世界的触感变淡了。这感觉,像宿醉未醒,可是宿醉未醒的一天好过、两天好过。未醒如笼罩在鲜活世界里的一层纱。有时候,这感觉会忽然减弱,淡了,对世界的感知明晰了,也许是在看到某个画面感动的时候,也许是面对哪个美景动心的时候,有时候也会是听到一首老歌的时候——大多数时候会这样。

清晨醒来,是最清醒的时候。想起失散的老朋友,想起读中学时的一场球赛,想起某一次退烧后的一盒罐头。也许是三五分钟,也许是一两分钟,也许就是转瞬即逝的念想,便要再投入到一天的生活中了。

曾经上初中的时候,我想过这样一个问题,学校是一个工厂,那我们岂不是沙丁鱼罐头,没有风格,没有思想,穿的也一样。直到真的和社会闲聊,我反而觉得,是一个经营混乱的超市,摆放了各种罐头,也许不止罐头,标签贴在身上,自己看不着,但是大家你瞧不上我,我瞧不上你,都觉得对面的那货寒颤。其实呢?

最近很忙乱,从一个隐藏的地反看到一句歌词,听到这样的一首歌,很久了,也知道时过境迁,心里却念念不忘。

愿今年的冬天,不再那样天寒地冻。

 

 

 

Eivan 9.6 2013

  评论» 抢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