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音乐学院看世界

/ 3评 / 0

    这是一张没有修过的试机图。

    我没有给它加入任何的修饰,而拍下它是很随意的,原因很简单,为了尝试新的感光度而已。从音乐学院看世界,要怎么看呢。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种附带神秘感的难以理解的调子,生活和艺术融合,如果有甚一点,便会费解,如果轻佻,那么亦无法理解精髓,得到技术,理解不到艺术。

    这是我来到艺术学院的第一个年头,和想象中的不同,每天生活时间的安排,间隙很大,或许因为其他的事情不能很好的处理而感到空虚,有一种灵魂被抽空的无力感。我想着在哪里实现自己灵魂的安静,如果真的看过喧嚣,冷眼的对待喧嚣,自己也不能热起来了,是不可逆转的冰冷。

    我穿梭在桂林路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时,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不喜欢摩肩接踵的不适感,也会担心其他人手里的小食弄脏衣服。独自坐在咖啡馆的时候,却很难感受到咖啡馆应有的味道,虽然无关金钱,也并不匆忙,但是亦觉得少了些什么。也许是你。

    这一天,我开始了不再只为自己拍照片的生活,虽然只是偶然,可能很长时间里都是偶然,但这样的定制,和自由冲突,却为写意生活增色。我说过黑白的表现力强,向上看,仰视建筑的压迫感真的会令人窒息,但是在音乐学院的试机片,让我重新认识了压迫,正如他们的生活:夜幕降临了,长庆街两旁的车依然来来往往,树叶沙沙的摩挲着,偶尔掉落两片,告诉行人多加衣服。行经这里,必经的是音乐学院的练功房,一边走,一边听,萨克斯、打击乐、提琴与钢琴……一楼的窗户有着粗而密的栅栏,我常常想,在这里练习的人从内向外看会不会有一种眩晕感和麻木感。也许吧。

    此片不仅仅是充满美感的。

 

Oct. 24 2012
  1. 蛋清说道:

    两年前的夏天,我走在莱比锡的街头寻找我向往的大学。在葬着巴赫的教堂往北走,左转,是莱比锡大学的音乐学院。老建筑,厚重的石头外墙,沧桑的大铁门,就和所有老建筑一样。那时候我们刚认识,你还让我代你向巴赫献花,我还记得,最初的日子。

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