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会成为你想的那个人

/ 0评 / 0

在这个即将离开家的凌晨,写下2021年的首篇吧。

多年前,坐在课桌前,老师在讲台上重复着课本中的一个又一个段落,而思绪却早已飘向遥远的窗外。我想那时候,我一定有一个念头:离开这座生活许久的城市,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。即便它终将成为现实,依然会感慨时间过得太慢。

勾勒他乡的街道,聆听记忆中的车流,在思绪中描摹每一个后来的印记,从未执着于当下,从未感怀和遗憾。我们都曾信誓旦旦的说过无悔,却或许从未想过、预见过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后来,离开了家乡,毕业让我们一次次分道扬镳,写满了勿忘我的同学录却经年积上厚厚的灰尘,才明白,离开的不仅仅是一个地域,也是时空中曾经久久驻留的角落,是许多说好再见却再难相见的人。

浮世繁华,每一天都有着看似相近但已然不同的落幕。我亦曾陷入追忆中不能自拔,似乎将灵魂放任在过往的浅浅水洼,那时候,便也会有人说一句:向前走。于是我便跟着时间懵懂的跟着前行了,即便不再有在课桌前溜神的勇气,但总也会知道不能回头。

前路像拼图,又像搭积木,拼错了一块,就要寻找另一块,想搭好另一个模型,就要拆掉已有的结构。就这样丢丢捡捡,不计得失的人开始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情绪有了纷争,说好无悔的人渐渐习惯了左顾右盼。曾经会为在城市边缘看到街灯而快乐,却再难企及因为只言片语的理解而欣慰的单纯。

人们感慨,年味淡了,也许只是那些旧时过年才能享受到的快乐,在时今变容易了,年没有变,人心变了。

艺考的那年,也是正月十五,父亲驾车载着我缓缓穿行在长春的大街小巷,记得街头的人很多,一家三五口,有说有笑的,坐在车里的我听不清他们的声音,烟花炸开后的碎纸时不时飘在车窗前,回到住地,还在家乡的妈妈打来了电话,她说刚刚把我房间的彩灯点亮了。我似乎在当时的某一瞬间看到了这个场景,在智能手机并不普及的年代,我没有机会真实地看到这个画面,但它却那样真实的留存在脑海中。在今年这个正月十五一起开车去放烟花的时候,家乡的天空又飘满了烟花,父亲说:“这十五还有点味道,像那年艺考时候一样”。我想这个“那年”,之于我们,都是一样的吧。

想离开家乡的时候,未曾想过思念家乡的样子;想丢掉回忆的时候,未曾想过它无处安放的样子。世俗了,温和了,简单了,也复杂了。我们或许越来越清晰自己在这个现实世界的定位,却也渐渐模糊了自己在那个内心世界的形象。我们就这样放开所有的时间来填满生活,生活又为什么一定要封堵住所有的自我,或许,它本就应该密不透风。

被人理解是一件很奇妙的事,就像怕黑的你躲在黑暗的角落里,有人提着灯对你说:我能坐那儿吗。

于是,我们总要习惯夜深人静时的孤独感,也总要习惯这个角落里只有你一个人。或许本就如此: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。

Bruce L. 唱着:“你一定会成为你想的那个人”。

而那个人,究竟属于哪一种人?

Eivan / Feb. 27, 2021. 3:36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