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少孤寂的悲伤无处安放

/ 0评 / 0

知不可乎骤得,托遗响于悲风。

——苏轼《赤壁赋》

一直不喜欢在午后睡觉,哪怕再疲惫,也要坚持到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的时候,却很容易辗转反侧。不知不觉之间已经习惯了喧嚣,在紧张中沉沦,又在松弛中空乏。与曾经鄙弃的世俗作伴,某些阶段、某市某刻,那些流于当下的琐碎占据了主导,然后在不断的重复中单段循环着,维持这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平衡。

我时而怀疑,这一切究竟是不是真实的?不知从何时开始,隐约从这种稳定的规律中感受到了一丝无力,事物的发展不再飘忽,看似充满了确定,但喧嚣掩盖了内心的呐喊。当角色的自由已经成为一种奢侈,我便想努力去担当好自己的角色,那也许是我此生必将完成的使命。

体会过尚未落幕的繁华,渐渐不适应曾经那种无解的独处时光。青春似乎早已远去了,往日熟悉的人也渐行渐远,习惯了人们透着私欲的伪装,也不愿再拆穿他们各自为难的掩饰,明知一切终将逐渐归于平淡。

这世界如此的飘渺,又如此现实,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,并没有那么多孤勇者,有时候只是一种选择的坚持和信念。远去的早已远去了,未知的仍然未知,我们都曾以为可以成为自己的主宰,嘲笑着那些匆匆奔忙的身影,终有一刻我们也会明白,不再去诉说徒劳的不甘。

灿烂的、凋敝的,不过是一场修行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